疫情中的平凡生活
来源:疫情中的平凡生活发稿时间:2020-03-27 00:19:12


“欢迎小哥哥进入会场,送礼物听爆音哦,喜欢可以带走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每当有人进入房间,主持人就卖力介绍,有意向的用户可以上麦与之交流,各种语音色情服务更是明码标价。

律师呼吁将“语音、文字、视频卖淫行为”入法

去年,野蛮生长的网络音频行业被监管层注意到,迎来强监管时代。2019年6月28日,国家网信办发布公告称,近日会同有关部门,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。根据群众举报线索,经核查取证,首批依法依规对吱呀、Soul、语玩、一说FM等26款传播历史虚无主义、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音频平台,分别采取了约谈、下架、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,对音频行业进行全面集中整治。

“如果缺乏有效的监管措施,还是有很大的风险。”长期关注互联网行业的京师上海国际总部律师徐延轩说,这里面很可能涉及到未成年人保护的问题。“如果未成年人实施这种行为,不仅对身心造成影响,对方还可能利用掌握的内容对其威胁。”

“严重败坏网络风气,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有很大危害,明显违反了《网络安全法》《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》等法律规定。”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谢永江,对于这种语音色情如此评价。

湖北省与多省交界,九江长江一桥上的事情提醒了其他彼此交界的县市,一定要把工作做到前头,避免出现现场人车拥堵,把问题置于人们焦躁的氛围中去解决。

此外,在网络、语音色情过程中留下的录音、图片被不法分子售卖到色情网站上,一旦传播出来对受害人也是不小的打击。“这些记录一旦被不法分子所掌握,可能实施敲诈勒索,人身和财物都有可能受损害。”徐延轩说。荷美邮轮公司(Holland America Line)27日证实,公司旗下一艘载有近2000人的邮轮上有四名乘客死亡。

晓庆所说的生意,是陌生男女在社交APP上以语音的方式,有偿参与一些暧昧行为。这类现象现在并不少见,有网友告诉记者,3月25日凌晨,在一款已经被各大应用市场下架的语音社交APP“陪我”上,正进行着一场这样的直播,软件下方数据显示,最多时有700位用户同时在线收听。

企查查显示,“陪我”APP是陪我欢乐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陌生人语音社交软件,自称“一款90后社交新人类必备的声控软件”。上述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,系“炒作大王”孙宇晨的全资公司。据认证为陪我欢乐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的置顶消息,该APP已由盛壹团队收购并运营。

老胡认为,这是湖北解封之初该省人员离境进入全国其他地方时,一些相关安排尚未理顺所造成的紊乱。九江市和黄梅县仅一江之隔,但分属江西和湖北省,双方的沟通协调比在一省之内会多一些困难。双方理应提前商讨相关事宜,避免让问题在现场突现并且发酵。出了摩擦,双方都应致力于给事情降温,同时加快沟通协商速度,促问题妥善解决。